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ayu sakurai,新手必看

刘寒梦的衣服本来就是半透明的,经过刚刚的按摩过后,下摆已经完全埋了进去,上面更是松松垮垮的搭在腰上,露出了曲线优美的后背。

  老杨看得越发口干舌燥,没得到释放的下身难受极了。

  刘寒梦这才反应过来,惊叫一声,急忙拉上衣服,接过小衣进了浴室。

  刘寒梦脸色绯红的靠在门上,想起方才的事情,她觉得难堪极了!老杨的年纪都可以做她爸爸了,她竟然对他产生了想法,还主动的帮他那个……她心里慌的很,想着明天还要找杨叔帮忙揉那里,呼吸不觉重了起来。

  刘寒梦素手一抬,裙子滑落在地上,露出了里面的小裤裤,原本洁白的小裤裤,这时托底的地方已经湿漉漉了。

  她羞红着脸,将小裤裤脱下,然后拿卫生纸轻轻擦拭着。

  尽管动作很轻盈舒缓,可每一次的碰触,都会让她忍不住的想起老杨。

  尤其是想到老杨那里的火热和狰狞巨大后,她就忍不住的难受。

  刘寒梦把小裤裤放到一边,打开莲蓬头的开关,忍不住开始自渎起来……她学着之前看过的小电影,双手抚摸起前面的高耸,不一会儿,就感觉下方涌出热流,便抽出一只手往下探去……老杨在老地方放好凳子,刚踩上去就见到如此火爆的场面,鼻血立即流了出来。

  (我的男友一千岁)他太难了!这段时间是过了手瘾,但一次都没有吃到嘴里,火气不就上来了。

  老杨极不情愿的下来,去泡了一杯降火的菊花茶喝。

  刘寒梦满面潮红的走出浴室,羞答答的说:“杨叔,麻烦你送我一程。

  ”老杨又喝了一大口,道:“你等一下,我马上送你回去。

  ”他回房间拿出一件薄外套,披在了刘寒梦的身上,帮她拉好拉链叮嘱道:“以后这么晚出来,别穿的这么性感。

  ”“知道了。

  ”刘寒梦心中划过一道暖流,已经很久没人关心她了。

  老杨把刘寒梦安全送到家,回去就睡了。

  刘寒梦就没那么好过了,她做了一宿的梦。

  梦里她没有拒绝老杨,老杨让她享受到了极致的快感。

  清早醒来发现床单都透了,不敢让家政阿姨知道,自己扔到洗衣机去了。

  中午吃完饭在小树林中散步,听到不远处传来压抑的喊叫,好奇的猫着腰过去。

  “啊,老公,你太棒了……”刚走近,就听到一个耳熟的声音,发出奇怪的喊叫。

  被这种声音刺激到之后,刘寒梦感觉她的全身就好像着了火似的,更加难受了。

  男人冷声道:“哼,我还没发力呢!”刘寒梦躲在树后面望去,登时愣住了!吴丽跪在草地上,挺翘的臀部被赵成扶着,他的腰在前后活动……她急忙捂住嘴,把惊呼声吞下去,她没想到吴丽会跟赵成在一起,而且是这么放荡的姿势。

  赵成长相清秀,没想到会有六块腹肌,那地方的尺度只比老杨小一点,让刘寒梦根本挪不开眼睛……“唔、老公,你太厉害了……”吴丽娇喘声连连,听的刘寒梦心砰砰直跳。

  要不是之前被老杨抚弄的舒服,刘寒梦根本不敢相信吴丽此时是在享受。

  她脑子里忍不住开始想,要是此刻躺在那里的是老杨和自己,应该也会很舒服吧……这种想法一出现,刘寒梦感觉小腹下面像是钻进了一团火,烧的她更难受了。

  树林里,赵成一边卖力的满足吴丽,一边用眼睛的余光往树后看去。

  他发现刘寒梦在那里偷看,嘴角勾起一丝坏笑,把身下的人想象成刘寒梦,更加卖力的驰骋起来,惹得吴丽直呼受不了……刘寒梦根本不知道赵成发现了她在偷看,看到草地上的情况越来越激烈,她感觉完全受不了了,腿有些发软,小裤裤早就湿漉漉了……她赶紧离开,到卫生间里,脱下裤子,想象着刚才看到的画面,伸手往那里探去……很快,她发现自己这种似乎出于本能的动作,可以缓解那种难受,还会有一种美妙的感觉,似舒服似难受,让她沉浸在其中停不下来……晚上九点,刘寒梦裹着一件外套进了老杨店里。

  “杨叔,我来了……”想到等下要做的事情,刘寒梦满脸通红的低下头。

  老杨秒懂,立马关门把人带去二楼。

  重新取了一瓶玫瑰精油,老杨转过头就见到了让人窒息的一幕……刘寒梦脱掉了外套,她上身只穿了一件白色背心,下面是一条包臀短裤,胸部高高的挺立,顶端有两粒可疑的凸点。

  老张看得血脉贲张,这种含而不露最是勾人了。

  见她迟迟不脱上衣,老杨假装一本正经的说:“梦梦,衣服是杨叔帮你脱,还是你自己来?”“我自己来。

  ”刘寒梦急忙说,脱掉白色的背心就往床上一躺。

  老杨迫不及待的伸手,抓起那对雪白的玉兔玩弄起来。

  不甘心就这样,老杨又隐晦地说:“梦梦,我有一套穴位推拿法,可以引导和刺激身体的穴位,能够起到排毒美容的作用,你要不要试试?”刘寒梦红着脸,“杨叔,这些我都不太清楚,你看着办吧。

  ”她被老杨按得浑身舒爽,小脸红扑扑的想着:杨叔难道是想跟昨天一样,不由心跳加速,觉得口干舌燥。

  老杨一听有戏,笑着解释道:“嗯,因为穴位有些偏,我怕你接受不了,所以先说一下,也是担心你有其他别的想法。

  ”刘寒梦闭上眼睛说:“不会的,杨叔你动手吧。

  ”“那我就按你身上的几个穴位,哦、包括玉泉穴。

  ”老杨内心狂跳,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的说完。

  刘寒梦不太清楚老杨为什么强调穴位,不过还是应了一句。

  “好。

  ”老杨深吸了口气,激动地颤着手说道:“梦梦,那杨叔开始了。

  ”刚说完,老杨就迫不及待的把手往一些敏感的穴位按去……这几十年的男人经验,可不是白费的,再加上老杨懂得人体穴位,知道从哪里用力,会让女人更加敏感和快乐。

  刘寒梦的反应越来越大,尤其是老杨的手摸到她胸前的红晕,那两颗葡萄的时候,她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因为两腿间好像有了一些感觉,隐约似乎湿了呢。

  哎,羞死人了,她害怕被老杨发现端倪,只能拼命地强忍着。

  “梦梦,现在感觉怎么样?”“唔,好,好多了。

  ”刘寒梦说话的声音都变了调。

  老杨慢慢地把她的裤子脱掉,忍不住咕哝猛吞了口唾沫。

  可没想到的是,刘寒梦很是紧张,一时间竟然让他找不到下手的地方。

  老杨只能耐住心中地急切,轻声说道:“梦梦,你这样,杨叔找不到穴位了。

  ”听到老杨的话,刘寒梦恨不得把头埋到枕头去,她羞红着脸,用力地咬了咬嘴唇,微微张开了双腿,那神秘的地带全部展现在他的面前。

  老杨坐在床沿,担心被刘寒梦知晓他的想法,深吸了口气,一本正经地将手对着穴位按了过去。

  “啊!”当老杨的手按上去的那一刹那,刘寒梦瞬间就爆发了。

  她眼中透着一丝炙热,直勾勾地盯着老杨。

  “杨叔,好难受,帮帮我……”说完这话,刘寒梦感觉心里有什么禁锢被打破了。

  自从白天见到吴丽和赵成那个以后,她内心的就强烈的渴望着,就算是后来自渎,依然觉得不够,所以今晚故意穿成这样。

  本来还有几分犹豫,但是刚刚老杨把她的渴望彻底勾了起来,她才说出了那羞人的话语。

  她眯着眼,悄悄看向投向杨叔,见到老杨的裤子顶起一个大包后,心里产生了一丝窃喜,难道杨叔摸着我,也有强烈的感觉?想到这,她胆子突然大了很多,嘴角浮出一丝坏笑,将一双玉手悄悄地按向了上去……嘶!好大!昨晚她害羞,没仔细感受,现在才发现、她的一只手都握不住!刘寒梦脸色大变,想着如果这个进入自己那里,会不会很疼?看到刘寒梦吃惊的表情,老杨微微有些得意,当年他就是靠着自己的本钱,还有一手不俗的推拿手法,才追到了貌美如花的妻子。

  老杨不自觉的加重了力道,让刘寒梦尖叫起来,手上也抓了一下。

  “啊……”老杨被下面的酥麻感拉回现实,不由地更加激动了。

  现在虽然上了年纪,但身体并不比小年轻差,哪受得了这种刺激,心中的那股邪火腾腾燃烧了起来。

  此时,他的小心脏已经跳到了嗓尖,怀着忐忑的心情,附身试探着轻轻地吻了上去。

  刘寒梦没有反感,只是看了他一眼,随后将眼睛闭上,能感觉她整个人都在发烫。

  得到了刘寒梦的默许,老杨更兴奋了,彼此之间吻的更深了。

  在老杨高超的吻技攻势下,刘寒梦溃不成军,身子软成泥任老杨为所欲为。

  老杨搂着刘寒梦的小蛮腰,缓缓的抚摸着她的翘臀,嘴一路往下,低头吻住她那饱满的双峰。

  随后,他急切的把裤子脱了,把自己的那根粗壮的东西拿出来了,抵在小裤裤那里磨蹭着。

  刘寒梦睁眼一看,发现老杨两腿间那根粗大的东西,吓的脸色一变,非常紧张。

  结结巴巴的说:“杨、杨叔,这、这个怎么又大了?”老杨坏笑道:“它太喜欢梦梦了,越大代表着它越喜欢你,等下把它放进去就没事了。

  ”“可是、梦梦这里那么小,放的进来吗?”白天赵成的和它一比,瞬间被秒成渣了,她不由担心起来。

  “会有点疼,梦梦要忍着点,慢慢的就放进去了。

  ”老杨越说越激动,已经忍不住挺着那东西,在她两腿间顶弄起来了。

  “嗯……那好,我们试试吧,你要轻点。

  ”刘寒梦娇喘一声,把腿又张得更大了。

  老杨激动的快要爆炸了,把她的小裤裤拨到一边,搂着她的长腿,慢慢的把那东西对着她的两腿间肉缝……“啊,疼,好疼的,杨叔你弄疼人家了。

  ”刘寒梦害羞的轻叫,她感觉下面被撑得胀胀的。

  “你忍忍,你看看,你这里反应更大了,说明排毒效果很好,再坚持一下马上就会好的。

  ”这个节骨眼上,老杨可不想停下来,继续哄着她。

  刘寒梦咬紧嘴唇,额头上的汗水打湿了乌黑的发丝,她疼的把眼睛闭上,两手紧紧的抓住老杨的胳膊。

  老杨非常兴奋,刘寒梦的下面那么紧,可能是他的太大,加上她紧张的全身发抖,他好不容易才进去了一丁点,刘寒梦立刻张着小嘴娇喘起来。

  老杨激动不已,刘寒梦这少女的身子,果然水嫩啊。

  老杨那里越来越膨胀,抱着刘寒梦雪白光滑的大腿,狠狠的朝她身子进入。

  “啊,疼,疼呀,杨叔我忍不住了。

  ”刘寒梦开始娇喘了起来,身子下面一阵阵的收缩发抖,她的手指抓破了老杨的胳膊,想推开他。

  老杨却压的她更紧了,趴在了她的肚皮上,挺着腰杆奋力撞击她的身子。

  虽然只是进去一点,但老杨已经舒服的欲仙欲死了。

  老杨在她那里缓缓的动着,渐渐的,刘寒梦那里已经溪水潺潺,春潮泛滥了。

  老杨浑身抖动,分开了她的两腿,欣赏着她那里粉嫩的美景。

  少女的身体,果然是那么雪白娇美,让老杨恨不得马上把她给揉碎似的。

  刘寒梦低头看着自己的双腿间,发现老杨那恐怖的东西,已经快进去一半了,弄的她特别的胀痛,虽然很舒服却有些难受。

  “不,不要了,杨叔,我太疼了。

  ”刘寒梦眼泪汪汪的,觉得下面那里越来越胀痛了,她使劲的推老杨的胸膛。

  老杨担心她又像昨天一样反抗,就停了下来。

  “我在给你排毒啊,你没发现吗,排出来的毒素越来越多了。

  ”老杨知道刘寒梦因为是第一次,有点疼是应该的。

  多少年了,他都没有碰过这样纯洁美好的少女了,所以很珍惜很怜爱。

  他舍不得马上就占有她,担心会吓着她,必须要让她心甘情愿的。

  刘寒梦小脸一红,杨叔真以为她什么都不懂啊,还想拿话哄她,她才不上当呢!“杨叔,要不明天再排毒吧,我今天实在太疼了。

  ”刘寒梦拽着老杨的手臂撒娇。

  老杨哆嗦了一下,她刚刚扭动的时候带到他那里了,刺激的又前进了一点。

  “啊……”老杨吸了口气说:“梦梦,今天一口气排完,不用等明天了。

  ”“不要,不要,好痛。

  ”刘寒梦一个劲的挣扎,让老杨很痛苦,眼瞅着要吃到了,叫他这么放弃实在是不甘心。

  可是这回刘寒梦的反应太激烈了,好像明白了什么,三两下一推,把他的东西都推了出来。

  老杨只好哀求道:“梦梦,我特别难受,你帮帮我吧。

  ”“怎么帮你?”老杨的表情太过痛苦,她有些不忍,犹豫的问道。

  一听有门,老杨赶紧指了指下面的东西,“把它放到你的嘴里,我再教你怎么做。

  ”刘寒梦惊呼道:“把它放进嘴里,可是这么大,怎么可能放的进去呀!”“可以进去的,梦梦,你就帮帮杨叔吧,再不舒缓,杨叔就要死了!”想到网上查到的资料,刘寒梦红着脸说:“你不能死,我帮你就是了。

  ”老杨见她同意,刚准备指点她操作,刘寒梦居然蹲在了他的面前,张嘴就去含他两腿间的东西。

  

“行啊,好,李老八,你厉害。

  苏妹妹,这李公馆的第一层就归你了,李嬷嬷,你来给苏妹妹介绍一下咱们李公馆,我不舒服,先走了。

  ”说完,乔香云扭头就走。

  我想这叫李老八的老板总要给乔香云一个面子吧?谁知道李老八就地拉着苏轻烟滚到了旁边一个卧室,他那张胖脸还笑呵呵的说:“妈的…….臭娘们儿总是一副傲气的样子。

  他奶奶的,大爷我就喜欢你这样的。

  快,给我靠到床边跳一段钢管舞!”苏轻烟照做了。

  她踩着恨天高贴在床边,扭着娇俏的屁股,大长腿随着腰肢的扭动不停的摆弄出各种姿势。

  看了没一分钟,我就硬的不要不要的,这哪里是钢管舞,分明就是勾引人的艳舞嘛!苏轻烟一边跳一边脱,跳了两分钟,就脱得差不多了!李老八面色通红,走路都有点虚浮。

  我看他脱掉了衣服,只留下了一个内裤,肚皮松弛,胳膊上都是赘肉,整个一猥琐老头的样子。

  裤裆不大,小的像个钉子。

  分外的搞笑。

  老头淫荡的嘿嘿笑了笑,就冲过去要抓住热舞的苏轻烟。

  谁知道苏轻烟这个时候一个诱惑的动作,摆出了一个高难度姿势!这个胸真长,不,这个腿真大。

  反正,我有点不知道怎么形容。

  我激动的一时间没忍住,又自我安慰了。

  谁知道这场浪荡的大戏还没有开始上演,主演就马上缴械投降了。

  这外号叫李老八的老板,居然看着自己的小三儿当场丢了!他裤裆一湿,人的表情马上就尴尬起来。

  而苏轻烟的表情在电视上也能看到一阵落寞。

  这李老八,不行啊!忍不住乐呵呵的想,唉你有钱又怎么样?你阳痿啊!你不行啊!“咳咳,我,我去洗洗。

  你自便。

  ”李老板面色不改,径直穿着内裤去了卫生间。

  就在我以为这场大戏没了的时,苏轻烟坐在床边,从自己的包包里面轻车熟路的拿出一个东西自用。

  “嗷~”苏轻烟一阵轻忽,似乎很舒服。

  这可是现场直播啊,多少男人一般都只能在日本爱情片里面看到?我心里面更加的热切,扫了一眼看到乔香云去了一个卫生间里就不出来了,心想她可能是就哭了,就更加放肆的套弄。

  过了十几分钟,当苏轻烟一声长叹,结束的时候,我也结束了。

  妈的,这下子我慌了!我忍不住给了自己一巴掌,这又不是自己家,你浪什么浪?我站起来,赶紧把空调开打,然后甩着枕头,把异味都给吹没,又连忙把乔香云的小内裤拿到了卫生间,粗略的洗了一下,扔到了放脏衣服的筐里。

  不会被发现吧?我看着监控,发现乔香云在卫生间里面多了20多分钟之后,终于红着眼睛出来。

  我赶忙关掉监控,然后抓着导盲杖,坐到了茶桌旁边,装作在喝水的样子。

  砰!屋门被乔香云略显粗暴的拉开,她一看到我嘴角一勾,让我心头小颤。

  她不会想把对李老八的怨恨,发泄在我身上吧?看到我还在喝茶,乔香云就气不打一出来的说:“你倒是过的挺轻松啊。

  ”“哪有哪有,我就一个平头老百姓。

  ”我赶紧站起来道歉。

  乔香云好像忽然闻到了什么,她眼一亮,发现床上的小内裤找不到了。

  “我的内衣呢?你拿去用了?”“哪有!我帮你放在卫生间里的脏衣框洗了。

  ”我赶紧为自己辩护。

  乔香云却早就看了出来,她拍了拍床,说:“晚上你别去睡客房了,哪里危险,你睡我床上吧。

  ”睡她床上?我傻眼了。

  这女人不会还是想整我吧?我尴尬的笑了笑,说:“我打地铺就可以了。

  ”“我这里没有额外的床被,你明白吗?我让你睡床上,你就睡床上!”乔香云气呼呼的拉着我,让我躺在床上,然后开始亲手脱掉我的衣服。

  脱着脱着,她居然抓到了我的内裤上!“这个就不脱了吧?”我抓着内裤弱弱的说。

  “不行!”乔香云正在气头上,本着顾客就是上帝的原则,我只好脱了个精光。

  把我浑身上下看了一遍之后,乔香云才满意的说:“你小子还算长得不错,以后要是你愿意了,可以来找我。

  我说过,能让你成为吴松市的头牌。

  ”“我…….还是算了吧,我又没有多少经验。

  ”我心里觉得乔香云肯定是想利用我报复叶紫,我就赶紧婉拒。

  “哼,我就不信你情愿一辈子给那个女人当狗。

  ”乔香云点了下按钮,然后关掉了屋子里的灯。

  脱掉浑身上下的衣服,她就像一条八爪鱼一样的把我牢牢控制住。

  她裸睡,我也裸睡。

  我们之间肌肤相亲,她贴在我的身上。

  我都不敢有动作。

  “你想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吗?”乔香云问我。

  我都看到了我还能不知道吗?(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不想知道。

  ”我老实巴交的回答。

  乔香云哼了一声,手在我的大腿内侧掐了一下,疼得‘嘶’的一声,抱怨的说:“你掐那里干什么?”“反正你也用不着!”乔香云高声骂了我一句,又低下头贴在我的胸口。

  “我快二十二的时候,感觉身体真的支撑不下去了,就找了一个富商嫁了。

  谁知道这个富商看起来光鲜有老男人的味道,实际上就是一个猥琐男,早早就阳痿了!我跟他结婚到现在,我的处女都是我自己用棒棒捅破的你信吗?”“还,还有这种事情啊!?”我很配合的说,没办法,只好在默念两句,顾客就是上帝。

  “当然有!他到老了都没有孩子,现在也着急了起来。

  他到处找医生,打听到国外有医院可以做人工授精,而且技术非常好。

  他就跑过去,软磨硬泡,花了一千多万,让人家帮他在他的死精里面找到了勉强活着的,给我做了受孕。

  ”“可谁知道!居然生了一个女儿!我更没有想到的是,她居然找了一个婊子跟我一起做人工受孕!那个婊子生了一个男孩。

  她今天在我面前炫耀的还挺舒服!”乔香云恨恨的骂了几句,发泄了一会儿,她转过身,警告我我说:“我说的事情你就当没有听说过,烂在肚子里,明白吗?别让我在外面听说,有个瞎子在乱传我的绯闻。

  ”“好好,我明白。

  顾客就是上帝!”我赶忙赌咒发誓。

  废话,谁他妈敢把这种事情捅出去?我心里面全都是我嫂子温柔的胸膛和充满母乳的宝贝,我恨不得天天都能过喝嫂子的奶呢,谁想管你们家的破事儿?“算你识趣。

  在手机上设个闹钟,明天早上你6点半起来走。

  ”说完,乔香云就靠在我身上,她的手抓着我的兄弟,让我一直挺着,没法睡着。

  但是谁让人家是上帝呢?抓的也舒服,我只好苦中作乐的数羊。

  数了一万多只羊,总算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六点半太阳刚刚露出熹微的时候,闹钟响了。

  乔香云手里抓着我的小弟,不过这会儿已经躺回去了。

  她松开手,看了我一眼,突然笑着说:“昨天让你看笑话了。

  ”“哪,哪有。

  我这种穷人,羡慕还来不及呢。

  这么好的房子,这么好的家具,我多想要啊。

  ”我艳羡的说。

  “嘴还真甜,来,这给你。

  ”乔香云站起来,晨光透过纱窗飙进来几道阳光,照飙在她的身上,骨肉匀称,胸部高耸,葡萄粒上还带着点点的乳汁,焕然有一种女神的美丽。

  裸露的女体,果然是世界上最美丽的画面啊!我想起了高中画面老师说过的事情,我那个时候还觉得他是一个猥琐的老流氓,现在我都成老流氓了。

  我再一看,乔香云所以我的居然是一沓钱?我靠,小费啊。

  我现在是个‘瞎子’我就用手掂了一下,脸上露出了明显的惊喜。

  这足有几千块吧?“来,我胸口又有点闷了,给我催催乳。

  ”乔香云把她的胸部送到了我的面前。

  我刚想把手抬起来,乔香云就不乐意的抓住了我的手,她俯下身子,发丝落到我的脸上。

  “我要让你用嘴吸出来,明白吗?”“我不想再听你说什么职业道德,你在我的床上裸着身子和我睡了一晚上,你觉得你还有什么职业道德吗??”乔香云一句话,宛如锤子一样砸在我的脑壳上。

  “我…….”看着乔香云坚持的脸,我也知道我理亏了。

  我只好看着乳汁快要溢出来,却就是不出来的那个,一口刁住了左边的大宝贝。

  有点难吸。

  怎么吸都只有一点点渗出来,我只好加上手,一边抚摸催乳,一边轻轻的催促着葡萄粒。

  “啊~”吸着吸着,我发现乔香云居然在扭着她的腰,嗓子低声喘息着,一副已经发了情的样子。

  事已至此,我只好继续努力的把乔香云的乳汁压榨出来。

  只好催乳的手法足够的正确,乳汁会像飙泉一样涌出来。

  我早有这样的经验,过了几分钟,终于再次打通的乳腺导管好像不要钱一样的把奶汁全都飙到了我的嘴里。

  我张开嘴大口的吞咽,无意间不断的触碰她的葡萄粒,这让她显得非常舒服。

  她抓着我的手,让我再使劲儿的吸。

  吸干了这个只好,我又吸干了另外一个。

  而此时,乔香云浑身发着香汗,好像刚刚早上和一个男人晨练了似的。

  “哼,小子做得不错。

  好了,你跟我来,我带你从专用车道里走。

  ”

“嗯……好舒服……”迷迷糊糊中,秦晓曼感觉有一只手伸进了她的衣服,轻轻的、有节奏的游走着,让她的身体一阵酥麻,舒服极了。

  身后,一具滚烫的身体紧紧的贴着她,她明显能感觉到有一个东西贴在了她两腿之间,让她的身体也变得越来越炙热。

  “老婆,我进来了哈……”突然,一道温热的气息扑进秦晓曼的耳朵。

  同时,她的裤子也被慢慢往下拉。

  听到这个声音,秦晓曼心里一顿,猛的睁眼转头一看,躺在她身后的,居然是她的姐夫周天浩!她今天刚到表姐家,吃完晚饭,躺在沙发上做面膜的时候睡着了,还以为刚刚发生的事是在做那种梦,没想到居然是真的!“姐夫,不要,我是晓曼……”秦晓曼一手撕掉脸上的面膜,一手抓紧自己的裤子,一脸臊红的小声提醒道。

  “啊!?”秦晓曼身后的周天浩被惊的一个激灵。

  他刚刚出差回来,看到沙发上躺了一个人,身材跟她老婆差不多,穿的还是他老婆的睡衣。

  加上没开灯,光线有些昏暗,他就下意识的以为这个人就是他老婆,所以脱了衣服裤子准备做点什么,没想到搞错了。

  “晓曼,对不起,我以为是你表姐躺在这里……”周天浩赶紧站起身,尴尬的解释道。

  “没,没事……”秦晓曼虽然感觉很难为情,但这也不能怪姐夫。

  当她转过身的时候,一下就惊呆了。

  因为周天浩身上什么都没穿,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地方。

  这也太厉害了吧?!她是卫校毕业,学护理的,对人体很了解,周天浩那里直接让她震惊了。

  周天浩原本是打算赶紧转过身穿上衣服裤子的,但是当他看到秦晓曼的时候,眼睛直接黏在秦晓曼的身上了。

  他一直知道秦晓曼很漂亮,但是他工作一直比较忙,跟秦晓曼也有很长时间没见了,没想到现在的她更漂亮了。

  今年十八岁的她肤若凝脂,五官精致,身材更是没话说,即使穿的是睡衣,也(大炕上性经历)完全遮掩不住她傲人的资本。

  想到自己的手刚刚在秦晓曼身上游走的手感,周天浩喉咙一紧,一股暖流自小腹往下,让他有一种想要扑倒秦晓曼的冲动。

  “晓曼,你姐呢?”周天浩发现秦晓曼正盯着自己那里看,心里窃喜不已,干脆也不回避她,直接当着她的面,慢慢的穿着衣服裤子。

  她既然想看,就让她看个够。

  说不定等她看的受不了了,两人还能发生点什么。

  “她出去了,姐夫,我先回房间了。

  ”秦晓曼没想到自己居然会盯着一个男人那里看,回过神来之后,脸早就红的要滴血了,赶紧转移视线,起身往房间走去。

  虽然她知道不该看,但是她发现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眼睛的余光还是往周天浩身上看了一眼。

  周天浩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嘴角勾起一丝坏笑。

  看来这个小丫头也开始想男人了,自己可要想办法好好满足她一次,不能让其他人抢了先机……秦晓曼近乎落荒而逃的跑回了自己房间,将门关上之后,用手压住了自己疯狂跳动的胸口,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刚才的画面依然在她的脑海中回放,特别是周天浩的手触碰她的身体的时候,给她带来的那种舒服的感觉,让她有点欲罢不能。

  脑子里越想,她的身体就越难受,最后忍不住躺在床上,学着周天浩刚刚的动作,自己的双手,开始在身上慢慢游走。

  “怎么回事,不仅没有他摸的这么舒服,好像还更难难受了……”过了一会儿了,秦晓曼有些不解,又有些失落。

  她没有跟男人那个过,也完全没有经验。

  “不能再想了……”秦晓曼用手捂住自己的脑袋,趴在床上有些颓败,甚至还有点后悔,刚才应该多看两眼。

  她不知道的是,她这一系列的动作全都被站在窗口的周天浩给偷看到了。

  作为过来人,周天浩自然知道秦晓曼这是怎么回事,心里更加激动了。

  见秦晓曼停下来,周天浩蹑手蹑脚的回到了自己房间,然后冲着外面喊道:“晓曼,晓曼,你过来一下……”秦晓曼正难受呢,听到姐夫喊她,以为有事,赶紧从床上爬了起来。

  “姐夫,你叫我?”秦晓曼走进了周天浩的房间,因为之前发生的事,所以有些害羞,声音软绵绵的,羞红的脸颊带着一丝妩媚。

  周天浩看得吞了一口唾沫,装作有些痛苦的指着自己的腿说:“小曼,你不是学护理的吗?我前段时间伤了腿,现在有点痛,你能不能帮我按摩一下?”“伤到哪里了?不严重吧?”秦晓曼听到周天浩受伤,有些紧张的问道。

  “就是大腿内侧拉伤了,不是很严重,就是经常会痛。

  ”周天浩指着大腿说道。

  秦晓曼听到大腿内侧,原本有些不好意思。

  但是想到自己这次来城里是找工作的,还要在姐夫家住一段时间,又有些不好意思拒绝。

  而且自己学护理的,姐夫有伤痛,帮他按摩一下也是应该的。

  想到这里,秦晓曼便羞答答的点了点头,用蚊子似的声音“嗯”了一声,乖巧的蹲在了周天浩的面前,轻轻的按了起来。

  秦晓曼此刻穿着睡衣,领口有点大,里面也没有穿衣服,周天浩居高临下,一低头就看到了她前面的风景。

  好白!好大!周天浩不停的咽着口水,身体变得燥热无比。

  而且,他此时只穿着一条宽松的短裤,秦晓曼温热的小手轻轻的贴着他的皮肤按摩着,那酥麻的感觉瞬间游遍了他的每一个细胞,以至于刺激到了那里,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产生了变化,直接把裤子给撑了起来……秦晓曼原本在专心的按摩着,但是周天浩那里反应实在是太大了,她想不发现都难,然后忍不住悄悄的看了一眼,直接从裤子的缝隙看到里面……此时开着灯,比之前看的更清晰了,似乎还有一股浓烈的男性气息铺面而来,让秦晓曼的心也跟着乱了,情不自禁的咽了一下口水,甚至有一种想用手去摸一摸的冲动……察觉到秦晓曼的目光之后,周天浩窃喜的同时也害怕秦晓曼生气,急忙解释道:“对不起晓曼,我不是故意的,只是这几年我跟你表姐工作忙,聚少离多,现在看你年轻漂亮,又帮我按摩,一时间便没有控制住……”秦晓曼原本还有点生气,但是听到周天浩夸她年轻漂亮,那一点不开心也就没有了。

  而且她是学医的,自然知道男人有时候会情难自禁,所以更加释然了。

  她有些娇羞的点了点头说:“我知道,姐夫,您现在感觉怎么样了?”看到小丫头这么好哄,周天浩又是一阵开心。

  “好多了,没想到晓曼你长得漂亮,脾气也这么好,还通情达理善解人意,被你这么一按,姐夫都舒服的不想起来了,你帮姐夫再按一按。

  ”秦晓曼看到姐夫反应剧烈的那里,其实有点不知道该不该继续,毕竟他们的关系,加上这种氛围,确实有点尴尬。

  但是周天浩都这么说了,她也就不好拒绝,轻轻的,嗯了一声。

  只是按的时候,她眼睛总是忍不住偷偷的往周天浩撑那里看去,脑子里也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之前周天浩贴在她身上的感觉。

  慢慢的,她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感受到秦晓曼的变化,周天浩脸上的笑容更甚。

  小姑娘就是小姑娘,想拿下来应该不难。

  没多久,外面传来了开门声。

  “表姐回来了!”秦晓曼听到声音,神色一慌,马上拿开放在周天浩大腿上的手,马上准备出去。

  “等一下,先不要出去!”周天浩突然把秦晓曼叫住了。

  秦晓曼不明所以的转头看了周天浩一眼,只见他指了指自己的裤子,有些尴尬的说道:“你现在出去,让你表姐看到不太好,要不你先到阳台去躲一下吧。

  ”秦晓曼这才反应过来,要是让表姐知道周天浩跟她呆在一个房间,还有了身体反应,肯定会产生误会,到时候解都解释不清。

  她也来不及多想,马上就按周天浩说的,躲到了阳台上。

  阳台不大,帘子也没拉严实,秦晓曼提心吊胆的躲在角落里,看到周天浩打开房门出去了。

  她原本以为姐夫会想办法支开表姐让自己离开的,可没有想到他再次回到房间的时候,已经跟表姐抱在一起,动情的吻了起来。

  看到两人越吻越激烈,还开始脱对方身上的衣服,秦晓曼突然有些紧张。

  难道表姐和姐夫要当着她的面做那种事?但是姐夫明明知道她在阳台上啊。

  很快,房间里的两个人衣服已经脱光了,秦晓曼看到姐夫用力的把表姐两腿一分,狠狠的一个冲刺……随即,表姐嘴里发出那种听上去不知道是痛苦还是欢愉的声音。

  秦晓曼在阳台上看的目瞪口呆,虽然她知道不该看,但是对从没看过这种画面的她来说,此时的周天浩好像有一种魔力,把她所有的注意力都给吸引过去了。

  房间里的战斗越来越激烈,秦晓曼看着看着,感觉体内好像有一团火在燃烧着她,难受极了。

  好像出于本能反应一般,秦晓曼把自己想象成了眼前被姐夫用力撞击的表姐,想着想着,她感觉自己那里有东西……房间里,周天浩此时已经把他老婆想象成了秦晓曼,拼命的冲刺着,越冲越有劲。

  而且他知道秦晓曼很有可能在外面偷看,所以故意把跟他老婆结合的地方,暴露在秦晓曼的方向。

  他之前特意叫她老婆早点回来,就是想让秦晓曼看这场好戏,自然要把最刺激的地方给她看。

  秦晓曼完全不知道眼前发生的一切都是周天浩故意的,她这会儿已经难受到了极点,两条腿死命的夹着,来回摩擦着。

  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她身体的难受稍微缓解一点。

  她希望这样的状态赶紧结束,可让她奔溃的是,周天浩居然坚持了一个多小时才完事。

  四十多岁的人了还这么持久,秦晓曼不由的开始有些羡慕自己的表姐了。

  等到表姐去浴室洗澡之后,秦晓曼为了不让周天浩发现异样,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从阳台走了出来。

  “姐夫,我先回去了!”秦晓曼点着头,小声说了一句,然后准备出去。

  但是此时周天浩并没有穿衣服裤子,她又忍不住偷偷的往他身上看了一眼,发现他那里居然还屹立不倒。

  刚刚跟表姐欢快了一个多小时,现在还这么厉害,让秦晓曼莫名的有些口干。

  不过她怕露馅,也没多看,赶紧收回视线离开了。

  周天浩看到秦晓曼夹着腿走路,脸色也红的厉害,那里的反应更强烈了,像是受到了召唤一般。

  他知道他现在这把火,只有秦晓曼能灭。

  回到房间里之后,秦晓曼迅速关上了门,脱掉裤子,躺在床上,迫不及待的把手伸向了那里……因为第一次做这种事情,秦晓曼尝试了很多次,可还是不得要领,使得自己很狼狈,可那种难受的感觉依然还是在继续。

  她觉得要是再这么下去,她肯定会疯掉。

  “晓曼,开门。

  ”突然,外面传来了周天浩的声音。

  秦晓曼愣了一下,迅速的将裤子穿上,将房间门打开。

  “姐夫,怎么了?”经过刚刚发生的事,秦晓曼有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周天浩,刚打开门小声问了一句。

  周天浩自己推门走了进来,然后关上门,一脸愧疚的说道:“晓曼,刚才的事情抱歉了,我出差这么久,有点忍不住,刚刚被你表姐那么一挑逗,所以才做了那样的事情,忘记了你还在里面。

  ”秦晓曼原本有些怀疑姐夫是故意的,但是看到他真挚惭愧的样子,又觉得是自己想多了。

  毕竟那是表姐跟姐夫的房间,表姐要是想要,姐夫能不给吗?“没事的姐夫,我能理解。

  ”秦晓曼低着头,有些不自然的回道。

  周天浩的主要目的并不是来解释这件事,只是用这个借口来找秦晓曼而已。

  他一进房就房间里看了一下,刚好看到了秦晓曼情急之下没来得及收起来的小裤裤。

  粉色的,只有巴掌大,上面还有卡通图案,看起来小巧可爱,中间的地方明显颜色有些深。

  果然动情了。

  秦晓曼因为害羞,并不敢对上周天浩的目光,意识到周天浩的目光有些不对的时候,才急忙回头顺着周天浩看着的地方看了过去。

  看到自己换下来的小裤裤时,她顿时羞红了脸,顾不得回避周天浩,直接将小裤裤拿起来藏好。

  “姐……姐夫……我……”原本想要解释一下的,可到嘴边的话却不知道如何开口,磕磕巴巴的除了叫姐夫之外,居然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周天浩被秦晓曼害羞的样子给吸引了,越看越喜欢,恨不得直接上前将面前这个娇俏的美人给搂在怀里。

  “是不是看到我跟你表姐那个,你难受了?”秦晓曼一下子愣住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周天浩问这话是什么意思,顿时更不好意思了。

  秦晓曼不敢承认,红着脸说:“姐夫你说什么呢,我不懂!”刚才她偷看表姐跟姐夫的事情要是让姐夫知道的话那该多丢人呀。

  “傻丫头,你是骗不来我的,姐夫是过来人,看你面色绯红的样子,姐夫就知道你做了什么。

  ”秦晓曼没想到姐夫会这么说,一张脸顿时红的滴血,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周天浩就是喜欢秦晓曼这种不谙世事单纯的样子,他害怕逼急了秦晓曼,说完之后又急忙安抚。

  “你别多想,姐夫问你其实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提醒你,这种事情自己做对身体不好,你还是个姑娘家,要是让别人知道的话,以后还怎么嫁人?”周天浩装作一副很关心秦晓曼的样子,让秦晓曼刚才还有些担心的内心变得暖洋洋的。

  “嗯,我知道,就是刚才有点难受罢了,以后我不会了!”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realitaly.net/pcss/googlea6.php?7496.html

https://realitaly.net/pcss/googlea6.php?235.html

https://realitaly.net/pcss/googlea6.php?7514.html

https://realitaly.net/pcss/googlea6.php?5661.html

https://realitaly.net/pcss/googlea6.php?7047.html

https://realitaly.net/pcss/googlea6.php?1527.html

https://realitaly.net/pcss/googlea6.php?2254.html

https://realitaly.net/pcss/googlea6.php?4906.html